澄澄与我同在

萝卜思追x兔子凌

金凌是妖精界的小霸王,因为他的小叔叔和他的舅舅分别是是兰陵金氏和云梦江氏的扛把子,几乎没有哪只小妖精敢惹金凌大小姐(划掉),直到某一天,金凌他遇到了一个名叫蓝思追的萝卜精。
           “金凌!你要是再敢耍大小姐脾气我就打断你的兔腿!你给我站住!不许跑!”随着江澄的一声怒吼,一道金灿灿的光“唰——”的一下就从草地上划过,还带起了几根草以及金色的兔毛。
       这时只要是稍微有点见识的小妖就知道这是云梦扛把子江澄又在教训他的外甥金凌了。这种事情几乎天天都会在莲花坞上演,江澄虽然每次都说要打断金凌的兔腿,但是每次连金凌的兔毛都动过一根。众妖精表示已经见怪不怪了。
       金凌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扭头一看,并没有发现那抹熟悉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变回人形一屁股坐在地上“舅舅也真是的,我不过就问问他什么时候才能给我找个舅妈而已,就这么生气,心眼真小!”而某个心眼真小的舅舅打了个喷嚏:“金凌那小子怎么跑的这么快,等抓到他以后一定要把他腿给卸了!整天不好好修炼就只会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金凌这一口气还没松完便感到腹中一阵饥饿,正巧,他看见了离他不远处埋着根萝卜,而且看起来还挺大的。金凌欣喜若狂:这不是瞌睡送枕头吗?真巧!金凌一边刨着萝卜一边想着。
        终于!金凌把那根大白萝卜刨了出来,但是金凌发现那萝卜上还缠着一条大概五指宽的白布,不由感到奇怪,便伸手扯了扯,发现扯不下来,心想:我金凌一世英名,还奈何不了你一条白布?我就不信了!于是用力一扯,突然那萝卜突然发出一阵刺目的白光 金凌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用手臂遮挡住双目:“这什么情况?”
        “这位公子,请问你能把你手上的抹额还我吗?”金凌缓缓放下双手,发现原本那又大又白的萝卜变成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只见那少年身形狼狈的坐在地上,用手捂着额头,脸上还有几丝可疑的红晕。
        “你说的是这个吗?”金凌指了指手上的抹额。“是的,麻烦公子还给我。”“喏,还你。”金凌把手中的抹额递给了白衣少年。“多谢。”白衣少年接过抹额背过身去,把抹额迅速系好后才转过身来。“这抹额,这披麻戴孝的装扮,还有衣服上的云纹,原型又是萝卜……你是姑苏蓝氏的妖精?”“是的,我的确来自姑苏,名叫蓝思追,你是兰陵的金凌金小公子吧?”看着金凌身着金星雪浪袍,眉间有一点丹砂,腰上还系着云梦江氏独有的九瓣莲银铃,再结合他的年纪,符合这几项特征的也就只有金凌了。
        “没错!我就是金凌!没想到我的威名已经传到姑苏了!不愧是我!”蓝思追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话说你一萝卜精怎么会化为原型被埋在这里?”“呃……我是来晒太阳的!”其实真实情况是魏无羡魏前辈又犯了想把小孩子种在土里的瘾,所以……但是这种事情说出去未免太过丢人了,不过好在金凌并没察觉那不对。
        “金公子有空吗?如果没有要紧的事可愿与我聊聊天?”金凌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自家舅舅江澄可能怒气未消,回去一定会被他痛骂一顿,不由心里发怵:“既然你这么想去我聊天,我就勉强答应你了!”
       就这样,追凌二人交谈甚欢,期间还挥剑切磋,二人修为竟不相上下。渐渐的天也黑了,二人这才察觉他们交谈的太过投入竟忘了时间,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金公子,天色已晚,我也要回去了,不然就要宵禁了。”金凌不由面露不舍:“今天手机怎么过的这么快!好吧,我也该回去了,要不然我舅舅铁定饶不了我。回见!”蓝思追会心一笑:“金公子如果愿意的话,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下次一起夜猎如何?”金凌听了眼前一亮,随即撇过头去,红着脸大声道:“谁,谁要和你做朋友,谁要和你一起夜猎了?!不,不过你既然苦苦央求,我就勉强答应了!还有,你就别金公子金公子的叫了,你叫我,叫我……”金凌原本想要告诉蓝思追自己的字,但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字——如兰,怎么娘气的名字怎么能说出去,太丢脸了!
        “叫你什么?”望着一脸期待的蓝思追,金凌不知怎么的脱口而出道:“叫我阿凌就行!”说完金凌就后悔了,但是说出去的话又不好收回,只能作罢。“那阿凌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既然如此,阿凌以后就叫我阿愿吧!愿是我的字。”金凌听到这个称呼,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胡乱的应了几句便告辞了。
        “金凌!你给我死过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又野到哪里去了?嗯?!”“舅舅我错了……”金凌低着头艾艾思思的说道。“亏你还知道错了,你这小兔崽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给我闭门思过去!”
         江澄最近发现自家外甥非常的不正常,三天两头的往姑苏跑,而且之前夜猎也是爱去不去的,现在还没叫他去,他到是自己迫不及待的出了门。虽然喜欢夜猎是好事,但是事反常态必有妖,江澄打算问个明白,就在一次金凌又兴致勃勃的打算出门找蓝思追玩的时候,江澄叫住了他:“金凌,你给我过来!”金凌身形一僵,缓缓转过身:“舅舅,怎么了?”“你要去哪?”“去姑苏……”“你最近怎么天天都往姑苏跑?我跟你说你可别被那些姑苏蓝氏的萝卜精给骗了!别看他们一个个人畜无害的,他们骨子里可黑着呢!特别是那蓝曦臣……”江澄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最后一句简直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脸不知为何还有点红。
       “我哪有天天往姑苏那跑!我只是有个玩的好的朋友在姑苏而已,我从小到大也没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他是唯一一个不因为我的身份真心和我交朋友的妖精了!”江澄听了心中一软,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行吧行吧,让你去还不行吗?记得早点回来就行。”“嗯!谢谢舅舅!”
        然而没过多久,姑苏蓝氏竟然去兰陵金陵台提!亲!了!而且姑苏蓝氏表明要娶的人就是金凌……并且金凌的小叔叔金光瑶居然同意了!“这这这简直胡闹!金光瑶,金凌他糊涂你也糊涂吗?蓝思追和金凌皆为男子,这如何能成亲呢?!”江澄怒吼道“江宗主此言差矣,你瞧那夷陵老祖魏无羡和那含光君蓝忘机不也同是男子,最后不也结了秦晋之好?”“就是!师妹啊,你看开点,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况且你看我和蓝二哥哥现在不也挺幸福的吗?”魏无羡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说着,江澄被气脑袋嗡嗡作响,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了。“我不管你们了!随便你们吧!”说着转身拂袖离去,在一旁不敢说话的金凌终于大着胆子说了一句:“舅舅,你到时候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江澄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



心疼舅舅,为舅舅点蜡2333333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