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不知道要取啥标题

是夜,身为仙督的金光瑶正在处理仙门中的大小事务,可以说是忙的焦头烂额了,这时四周的烛光突然一暗,再次亮起的时候,只见一个身披金星雪浪袍的少年坐在了金光瑶的身旁,把头搁在了金光瑶的肩上,双手环抱着金光瑶的腰。
          过程行云流水 好不生疏,金光瑶对此并不惊讶,只是微微扭头,对旁边的少年轻声说道:“成美,回来了?”身旁被他称作“成美”的少年,眉头微皱,面露不满“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这个名字!”金光瑶对他的态度也无不满,只是随手把搁在桌上的精致锦囊抛给了一旁的侍从,吩咐道:“去把成美今天买东西没付钱的摊子全付了,剩下的你自己留着吧。”“不愧是仙督啊,出手竟如此大方!”薛洋一边说着一边撩起了金光瑶的长发细细把玩。
         金光瑶也不恼,只是面带些许笑意的问道:“来,跟我说说你今日又掀翻了几家摊子?”“不若阿瑶来猜猜看?”薛洋不答反问。“得了吧,我可没这么多闲情逸致,我这事情可多着呢。”说着金光瑶便把薛洋放在自己头发上的手拿开。“啧,你可真够无趣的,那我来给你数数?”说着便真的摊开手指一根一根的数着:“城南王家的,城西李家的城北……哎呀,太多了,记不清了,不数了不数了,麻烦死了。”“成美啊成美,你这胡乱掀人摊子的破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给你省心?怎么可能!我巴不得你糟心呢!”说完便顺手把金光瑶的仙督帽给摘了下来,抛着玩,普天之下敢这样做的估计就只有薛洋一人了吧。但是金光瑶却丝毫不在意,仿佛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是轻笑一声便继续低头专心处理事务去了,薛洋见他毫无反应,不由感到十分无趣,把仙督帽随手扔在了桌子上。“没意思,走了!”“去哪?”“找乐子!”说罢,便站起身,往外走去。
        当金光瑶得知薛洋在义城碰上了蓝忘机与魏无羡等人凶多吉少的时候并无多少惊讶之色,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只是对苏涉吩咐道:“去把成美带回来,不要求完好无损,只需有一口气吊着便好。”“是,宗主。”
        薛洋醒了,是被摔醒的,他眨了眨眼,定睛一看,看到了一双白底黑靴,面料精致,上头还有一些金星雪浪的花纹,逐渐往上,最终定格在了那张熟悉的布满笑意的脸上。薛洋笑了笑,露出了他那两颗小虎牙,对那人说道:“原来是敛芳尊啊!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成美啊成美,这么久没见了,你怎变的如此狼狈?还没了一只胳膊。”还不等薛洋回答,金光瑶便打断道:“先别说,让我来猜猜,是不是那明月清风的晓星尘晓道长啊?”薛洋一听到这个名字瞬间身形一顿,挣扎的想要说些什么。金光瑶看他如此神态知道是自己猜对了,笑容间多了几丝嘲讽:“成美啊成美,你这又是何苦呢?人家晓道长都厌恶你到自杀的程度了,你又何苦还要苦苦纠缠呢?”“这就不饶敛芳尊费心了,只是敛芳尊能不能看在咱们往日的情分上给我个痛快呢?”“那是当然,只不过在那之前你得把阴虎符交出来!”“在我怀里,自己拿!”就在金光瑶摸到阴虎符的那一刻薛洋突然就在金光瑶的耳边说到:“阿瑶你放心,我会在下面好好等你的!到时候,咱们一起上路!”明明是一段十分恶毒的话,却被薛洋用十分甜腻的语调说了出来,就像是沾满了蜜糖的匕首。薛洋说完话音为落,金光瑶便把灵力灌输到手中,一掌送下,断绝了薛洋的最后一丝生机。“来人,把他抬下去,好生安葬。”“是。”
       “成美啊,你放心,要是这次我侥幸没死的话清明节必来看你,顺便给你烧点东西下去。”可是直到薛洋的墓长满草的时候金光瑶都没去看他一眼,因为他也死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