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教书先生涣x少爷澄02

应某位小可爱的要求,我写了第二篇,希望大家能喜欢!

     01传送门:http://dugujianxia.lofter.com/post/1e9bc88d_11fa5b71



铜镜中,映着一张俊朗的脸,细眉杏目,鼻梁高挺,薄唇,正是将要与蓝涣成亲的江澄,只见他身着喜袍,面露两分不耐,两分羞涩以及六分的紧张。

        他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手心里全是汗,心想那蓝涣怎么这么久还不进来?不会是反悔了吧!?他要是敢反悔的话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然而此时被迫拦在院外的蓝涣也不好受,本以为对付完那些难缠的宾客后便可进屋见到自己魂牵梦萦的心上人了,可谁知被丈母娘虞夫人给拦住的了。

       “且慢!你还不能进去!”只听虞夫人皱着眉头怒喝道。“哦?不知岳母大人还有何吩咐?”被叫住的蓝涣缓缓转身,面带笑容的说到。“谁是你岳母了?别乱说!你与阿澄还没圆房呢!蓝涣,我就阿澄这么一个儿子,当然不可能就随随便便的托付于他人,要不是阿澄把银铃给了你,我才不会轻易答应你与阿澄的亲事!”

        原来江家人的九瓣莲银铃只能赠与自己的命定之人,一旦送出,便在无法收回,并且只能与对方成亲,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也算是定下婚约了。

         “那不知岳母大人要这样才能将阿澄托付于我呢?”“这很简单,我要跟你切磋切磋武艺!若你能够赢我,我就放你进去,但倘若你输了,这场婚事便作罢!”

       一旁的宾客听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嘶——这城主夫人看来是铁了心要让这场亲事作废啊。”“那可不是,这状元郎是文采斐然不错,但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了,怎么可能比得过从小便开始习武并且天赋极高的虞夫人呢?”“不过啊,虞夫人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就江澄这么一个儿子了,要是再与男子成了婚,那江家的香火可不就彻底断了吗?”

       一旁的江厌离见此状况不由感到担忧:“阿娘,要不然算了吧……”“厌离,这里没你的事,一旁待着去,别来捣乱。蓝涣,这武你到底比还是不比?”虞夫人厉声打断江厌离,转头对蓝涣说到。“比,当然要比,不过我这没有趁手的兵器……”蓝涣到此时依然没有慌张,只是不疾不徐的说着。“武器你不用担心,我江家别的没有,武器却是不缺的。”随即虞夫人大手一挥,命令下人从江家的兵器库里搬来了一大堆兵器,什么刀枪剑戟应有尽有。众人一看,心想看来这是要动真格的了,不由对这位多灾多难的新郎官担心了起来。可是当事人依旧面色如常,只见蓝涣不紧不慢地从那武器堆里随意挑了一把剑:“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原本虞夫人就对蓝涣颇有意见,现在再看他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更是恼怒,她从自己腰间抽出一条紫色的鞭子,往地上重重一抽,地上瞬间就多出了一条裂痕,随后便向蓝涣冲了过去,一声招呼也不打,仿佛是要杀蓝涣个措手不及,但是却并没有得偿所愿,只见蓝涣把身子轻轻一侧,便躲开了虞夫人的攻击,虞夫人原本也就用了两三分力道,想着对付着文弱的书生也够了,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这让虞夫人有了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也让她觉得颜面尽失,于是虞夫人瞬间大发雷霆,原本只用了两三分力道的她瞬间用了十成十的力,其余人看的皆是心惊肉跳,胆战心惊。

        可是蓝涣却丝毫不紧张,只见他抬手挑了几个剑花,便纷纷把虞夫人的攻击化解,随后两人动作越来越快,快到其余人都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能纷纷感叹人不可貌相,想不到这蓝涣不仅文采极好,武功居然也能与虞夫人不相上下,可以说是文武双全了。

         尽管虞夫人武艺再怎么高强,她也还是个女子,而且也不如蓝涣那般正值青春年少,故耐力与体力自然也比不过蓝涣,只见蓝涣找准时机,用剑轻轻一挑,在丝毫没伤在虞夫人的情况下,把虞夫人的鞭子给缴了下来。

         虞夫人见自己败下阵来,一时间像是无法接受一般后退了两步,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不是那么一个输不起的人,况且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自己要是再死缠烂打下去,也太过于难看了,于是只能以手扶额,另一只手像是赶苍蝇一般挥着:“你进去吧,是我输了,我,愿赌服输。”一旁的江枫眠见了,立刻用手去扶虞夫人,低着头在虞夫人的耳畔说些什么,好似在安慰,但是虞夫人似乎并不领情,一把将江枫眠推开。

        就在蓝涣松了口气,拱手对虞夫人说到:“多谢岳母大人相让。”打算转身进后院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一声高呼:“等等!还没通过我的考验呢!”蓝涣只好转身,只见一位身着黑色长袍,马尾高高束起,腰间别着一支纯黑色的长笛,脸上挂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的少年飞奔而来,身旁还跟着一名白衣少年。

       “不知这位公子是……忘机?你怎么会在这?”蓝涣话还没说完注意力便被魏无羡身旁的少年给转移了,那名被蓝涣成为“忘机”的少年在见到蓝涣之后原本波澜不惊的眼中也划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对蓝涣拱手到:“兄长。”“兄长?蓝湛,他是你兄长?这这这也太巧了吧?!那这么说来……我那师妹以后岂不是成了我大嫂?啧啧啧,想不到啊,我这师妹竟有这般本事,我才不在多久,他就勾搭到了新晋状元郎,而且还是我家二哥哥的兄长……”眼见这话题被越扯越远,一旁的蓝忘机都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示意魏无羡说重点。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拍了下自己的后脑勺:“嗨,看我都扯到哪去了,咳咳,大嫂?不对,是妹夫,我呢,是江澄的师兄!现在叫住你呢,是为了考验你的酒量!”“酒量?”这可把蓝涣给难住了,毕竟蓝涣他从小到大都没沾过一滴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喝多了以后会怎样。

        正当蓝涣感到难办的时候,一直没吭声的蓝忘机突然说到:“我替兄长喝。”蓝涣和魏无羡一听到此言都感到十分惊讶,齐刷刷地看着蓝忘机,蓝忘机给了蓝涣一个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的眼神,随后便把魏无羡给抗!了!起!来!“蓝湛!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样是作弊的!你犯规!”“你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二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行不行?求你了!快放我下来吧!”被蓝忘机抗在肩头的魏无羡大吼道,但是蓝忘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对着一旁的小厮说到:“麻烦带我去客房,顺便带两坛酒来,多谢。”旁边的小厮早已看呆,只能凭着本能照做:“是,是公子,公子这,这边请。”

         江枫眠:“……”
         虞夫人:“……”
         江厌离:“……”
         众宾客:“……”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蓝涣:“咳,各位,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要先失陪了,大家自便。”然后终于松了口气,往后院走去。

         屋内的江澄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到蓝涣,终于按耐不住,想要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蓝涣推开了门,江澄被吓了一跳,正要开口骂人的时候,突然看见穿着一身喜服的蓝涣出现在眼前,之前江澄从未见过身着红衣的蓝涣,今日一见居然不觉得有任何违和,甚至江澄觉得此时的蓝涣比平日里更加的俊朗。

          “阿澄,阿澄,你怎么了?”“没,没怎么,只是觉得今日的你有些不一样罢了。”“哦?难道不是看我看呆了?”蓝涣一脸戏谑的对江澄说道。“谁看你看呆了!真自恋!”江澄红着耳根瞪着蓝涣说道。蓝涣轻笑一声,也不计较,只是在江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阿澄今日也很不一样呢。”江澄原本就有些红的耳根更是变得通红,看的蓝涣是心猿意马,正准备一亲芳泽的时候,突然听见床下传来“咚——”的一声。

         江澄显然也听见了,被吓了一跳立即推开蓝涣,往床下望去,原本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凌!你这小兔崽子怎么会在这?!”原来发出动静的是江澄只有三四岁的侄儿金凌,只见江澄用一只手拎着金凌的后领,就这么把他提了起来:“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金凌望着一脸狰狞的江澄,被吓的连话都不会说了,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舅舅,舅舅坏,舅舅自己不知羞还凶我,舅舅和大舅舅都是坏人呜呜呜——”江澄被金凌的哭声吓得手足无措,突然听见了“大舅舅”这三个字,身子一顿:“魏无羡?他又做了什么?告诉我,我就放你下来!”“大舅舅,大舅舅他骗人,他说到时候我只要偷偷的躲在床下,就会有糖吃。”金凌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江澄被气的几乎要昏过去了,抬手想打金凌屁股,但是看着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金凌又下不去手,于是只能强忍怒火,随手在桌上拿了一颗喜糖丢给金凌,金凌瞬间破涕而笑,挣扎的想要下来:“谢谢舅舅,舅舅最好了,舅舅要是放我下来就更好了!”江澄不由感到哭笑不得,只能把金凌放了下来,对金凌说道:“回阿姐那好好待在,别再到处乱跑了,以后不要再听魏无羡那个混蛋的话了,听到没有?”“听 ,听到了,那我先回去了,舅舅再见!”说完金凌便迈着他那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等到金凌出了门,江澄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几乎要把一口银牙咬碎:“魏无羡!明天我要是不放几百条狗咬死你,我就跟你姓!”这时,江澄突然感到自己被人从后面抱住。“阿澄,明日的事,便明日再说吧,我们先做现在该做的事吧……”“蓝涣,你说话就说话,别靠的这么近!你离我远点!喂!你听到没有!还有我们交杯酒还没喝呢!”江澄试图拖延时间的说道“待会再喝吧。”说完这句话蓝涣便用唇堵住了江澄接下来要说的话。

        “唔……蓝涣,你混蛋……”

           接下来你们自行想象吧,我尽力了……ort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