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家里萝卜成精了!01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休了假的魏无羡心情极好地去菜市场买菜,嗯,是的,堂堂夷陵公司的总裁居然亲自屈尊降贵的去买菜,这事说出去估计谁也不会信,但是没办法,谁让我们魏总就是这么的接地气呢~           

        只见他在一个卖白萝卜的摊子上漫不经心地左挑挑右看看,想挑一根又大又白的萝卜回家煲汤喝,当然,以魏无羡的尿性肯定是要放整整半瓶老干妈的。

        可是结果却让魏无羡大失所望,由于今天去菜市场的时间比以往晚了,所以剩下来的萝卜都是些歪瓜裂枣,那些萝卜上面坑坑洼洼的,像是被狗啃过似得,简直是惨不忍睹。

        正当魏无羡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一根拥有着“盛世美颜”的萝卜,只见那萝卜仿佛是经人精雕细琢过的白玉萝卜一般,多一点太过丰满,少一点太过纤细,看上去就像是艺术品。魏无羡眼前一亮,心想:奇了怪了,之前我怎么没注意到,而且这么好的萝卜居然没人买,算了算了,就当是我运气好吧!魏无羡一边想着一边把那萝卜拿起,问那老板:“这萝卜怎么卖啊?”

        那老板一瞧,也吃了一惊,自己都没发现原来摊上还有卖相这么好的萝卜,但是也没多想,随口就报了价钱。

          魏无羡付了钱以后,又四处逛了逛,发现该买的都已经买好了,也就回家了。

            傍晚,魏无羡围着他师姐送他的粉色的围裙,上面还印了一直喜羊羊,魏无羡本就身材挺拔,如今再围着这粉嫩嫩的围裙,不出意料的有些滑稽。这幅场景要是被他公司的女员工看见了估计下巴都会被惊的垂到地上吧

        毕竟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她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魏总会亲自围着充满少女心的小围裙下厨。虽然味道实在不咋地就是了 。

         魏无羡站在案板前,一手握这把菜刀,一手握着他之前在市场买的拥有着“盛世美颜”的萝卜,正准备下刀把它给剖开,但是心中居然有一丝丝的不舍,毕竟这根萝卜长得像一件艺术品。

        魏无羡甩甩头,把脑海中那些奇怪的想法通通甩开,正打算狠下心来手起刀落之时,那萝卜居然,居然自己从中间裂开了!

           魏无羡:“???!!!”

           魏无羡:不是,他这刀还没碰到那萝卜呢!怎么这年头连萝卜也学会碰瓷了呢?!我这刀还没碰到这萝卜,怎么它就自个儿裂开了?!

        还没等魏无羡反应过来,萝卜突然“咯啦——”一声,彻底碎成了两半。而那萝卜碎成两半之后就彻底的失去了它原本的光泽,之前饱满的身躯也迅速干瘪了下去。

         但,取而代之的是萝卜中走出了一个十分迷你的小人儿,只见他白衣若雪,头束云纹抹额,瞳色浅若琉璃,神色波澜不惊,拒人于千里之外。身后背着一张古琴与一柄长剑。

        魏无羡见着他这一身装扮,脑海中只浮现出了四个大字:“披麻戴孝”还没等魏无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那小人却先开口道:“你就是与我有缘的那个人?”声音犹如一股冷泉流动与石相撞发出的声音,虽是好听,但却有着一股疏离的意味。

         魏无羡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到:“有缘人?我?你搞错了吧?我怎么会和你有缘?等等,你说我是你的有缘人,那你又是什么……物种?”那小人抬起头,望着魏无羡缓缓说道:“不会错的,只有修为比我高或与我有缘之人才可看破我的障眼法,注意到我,但你并非修道之人。”魏无羡结合之前的种种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我这人不仅和妹子有缘还和萝卜精有缘啊……”“我并非萝卜精。”“哦?那你到是说说你究竟是什么变得?”魏无羡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我姓蓝名湛字忘机,原是守护这一方水土的山神,后遭人暗算,身受重伤这才迫不得已附身于一根萝卜身上。”“原来如此……”魏无羡抬起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后颈:“嘶——这么和你说话也怪累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到我手上来吧,我载你一程。”说着魏无羡便把手伸到了蓝忘机的面前。

        蓝忘机似乎也不怎么习惯仰着头看人,于是乎便踏上了魏无羡的掌心,步态优雅,不紧不慢,丝毫没有防备。魏无羡一看也觉得的有趣,对蓝忘机说道:“你不怕我把你给捏死吗?就这么信任我?”蓝忘机抬起头,眼神带着一丝坚定语气十分严肃而认真:“你不会。”魏无羡:“好吧,我确实不会,谢谢你的信任。”

         魏无羡把蓝忘机小心翼翼的放在饭桌上,自己也双手交叠在桌上,下巴搁在手臂上,双眼盯着蓝忘机,上下仔细打量着,心想:我这可是第一次见着活的山神诶!那可是神啊!可得多看俩眼才行,说不定哪天他就羽化登仙了!蓝忘机此时却丝毫没有感到尴尬,神色依旧从容不迫,一副岿然不动的姿态,任由魏无羡打量。于是二人便一直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一会,魏无羡才缓缓开口,对蓝忘机说道:“请问山神大人……”“叫我蓝湛便可”魏无羡倒也从善如流:“好好好,蓝湛啊,请问你今后有何打算啊?”“你可愿暂时收留于我?”魏无羡这可被吓了一跳,心想:这可使不得啊,收留了以后要是被旁人发现了去,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说不定还会被某些疯狂的科研人员抓去解剖了,那样他罪过可就大了。可是看着小小的蓝忘机,魏无羡不知怎么的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好叹了口气说:“行吧行吧,不过不能太久哦!”“多谢。”

        不知道是不是魏无羡看错了,他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看见蓝忘机笑了,魏无羡眨了眨眼睛,想要看的更仔细,可谁知待魏无羡再次睁开眼,看见的依然是一脸严肃的蓝忘机。“应该是我看错了吧……”魏无羡默默想到。

       这时魏无羡的肚子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他扭头一看种,吓了一跳:“都这么晚了啊?我都还没吃饭呢……对了!蓝湛,你是吃什么的?”“我乃山神,并无口腹之欲。”“这怎么行,总不能让你看着我吃吧!”

      于是我们贤良淑德的(x)魏总就信心满满的开始大展厨艺了。

         半个多小时后,二人望着一桌都是红彤彤的菜。
         蓝忘机:……
         魏无羡:今天又是厨艺满满的一天啊!
         由于身量的原因,蓝忘机无法用常人使用的碗筷,所以魏无羡便拿了根牙签儿折成两半,给蓝忘机当做筷子使用,又拿了装酱料的小碟当碗。然后又夹了一小点饭与菜到那碟子上。

         做完了这些魏无羡突然想起小孩子们玩的过家家时的场景,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蓝忘机一脸疑惑:“为何发笑?”“哈哈哈哈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吃饭吧,吃饭吧,尝尝我的厨艺怎么样。”

        蓝忘机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之后,沉默了三秒,刚想说太过辛辣,但是看着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魏无羡,硬生生的把那四个字给咽了下去,跟那些辣的不像样的菜一起。“味道如何?快说快说!”“味道甚佳……”蓝忘机用被辣的稍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说着昧着良心的话。“那就好,那就好,蓝湛你可是第一个说我做的菜好吃的人!只有你欣赏我!既然你觉得好吃,那你就多吃点吧!”魏无羡一边说着一边又给蓝忘机夹了一大筷子的菜,那小碟都快装不下了。蓝忘机:“在此之前能否给我一些水?”魏无羡看着眼角被辣的都有些红的蓝忘机吓的立刻拿了一个矿泉水的瓶盖装了点水,放到蓝忘机面前。生怕这山神被自己做的菜给辣坏了。

         “蓝湛,你还好吧?要不然你别吃了吧,我给你别的东西吃。”“不必……”

         最后蓝忘机还是把魏无羡夹给他的菜给吃完了,吃完以后说的第一个字就是水。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二人总算是吃饱喝足了(。

         魏无羡看了看时间,觉得是时候休息了,可是蓝忘机又该睡哪呢?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去到房间里东翻西找了一阵,终于从他房间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火柴盒,上面还有些灰尘,魏无羡又拿了一块小布,沾了一点水,把那火柴盒里里外外都抹干净,然后把火柴盒放到自己的床头柜上,对着蓝忘机说道:“请进吧,山神大人!”“多谢。”

           魏无羡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心理素质是真的强大,居然收留了一只山神,这要是换了别人,估计早被吓得不会说话了,更不要说是收留了。就这么想着,魏无羡便慢慢进入了梦乡,一夜无梦。


    
        躺尸躺了这么久实在抱歉……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