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破烂道长与红毛狐狸的故事01

突然诈尸的我……



从前,有一个小山村,名叫菩提村,位置非常非常的偏僻,菩提村里又有一座会漏雨的小道观,名叫菩提观,菩提观里呢有个收破烂的小道长,名叫谢怜。

         这位小道长呢,十分的仙风道骨,脾气很好,而且身手不凡,还略通医术,他本来是想做老本行,算算命,收收破烂,勉强混口饭吃的,但是这菩提村本就是个穷乡僻壤,村里人经常揭不开锅,能够每天吃顿饱饭的人家,更是凤毛麟角,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早已外出打拼去了,留下来的只有老弱妇孺了,哪还有什么闲钱算命,又哪来的破烂给他收呢。

        于是我们的谢道长大腿一拍,决定改行,打算治病救人,而且不收钱,只收一些吃的穿的,至于给多少,随意,看着给就是了。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找上门来看病,一来,看他太过年轻不怎么相信他。二来,这村里实在太过贫瘠,村里人生了病要不就靠自己熬过去,熬过去了算自己命大,熬不过去就是命数已尽,要不然就是靠那些不靠谱的土办法来“治”。
           直到某天夜里,村头老李家三岁的独孙突然发了高烧,这可把老李给吓坏了,他自己已经六十高龄了,老伴早已去世,自己唯一的儿子在外出狩猎的时候被狼叼走了,儿媳妇没多久也跑了,唯一留下的就只有才几个月的小娃娃,老李是拼了老命才磕磕碰碰的把他给拉扯到了五岁,没想到这说病就病了,村里不是没有赤脚大夫,可是那些大夫多半医术不精,轻则越医病越重,重则还有可能医死人。

          就在老李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刚来没多久自称会点医术的谢道长,想去求他救自己才五岁的乖孙儿,可是那谢道长年纪轻轻的,看起来才二十余岁,也不知靠不靠谱,但是他扭头看向已经被病痛折磨的快要撑不住了的小孙子,老李还是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把死马当做活马医,把邻居施舍给他的两个又冷又硬的馒头揣进怀里,然后把小孙子连人带被抱起,立马往菩提观赶去,由于年纪大了,腿脚还有点不利索。

           谢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心想:这么晚了,是谁来敲门啊?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吧!于是他草草披了一件外衣到身上,开了门,之前谢怜还有些没睡醒,被冷风这么一吹便彻底清醒了,然后看见门口站着一位抱着大约四五岁的小孩的老人,谢怜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他的第一个病人来了。

          谢怜忙把老人请进屋来,那位老人一进屋便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谢道长啊!我求你救救我这可怜的孙子吧!我家里可就剩下这一根独苗了啊!”说着便要朝谢怜跪下,吓得谢怜忙把老人扶起:“老人家,您先别急,我一定会治好他的,放心吧。”说着便让老李把他的孙子放在床上躺好,接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把了把脉:“果然,是受了风寒,发高烧了,老人家稍等,我这就去抓药。”

          谢怜去抓药之后,老李一直坐立不安,仿佛脸上每一丝皱纹都写着担忧与不安,过了许久,谢怜才回来,左手拎着几包装好的药,右手端着一碗药汤。原来谢怜去了这么久不光是为了抓药,还熬好了一碗药汤。老李看见谢怜仿佛是看见了救星一般,赶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接过谢怜手中的药,谢怜轻声对老李嘱咐到:“老人家,这是您孙子的药以及药方,这药每日早中晚饭后各服一贴,三天喝完即可。”老李接过以后连声道谢,随后便去把药汤喂给孙子喝,那小娃娃已经被烧的神志不清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老李凑近了才听见他说的话:“爷爷,我好难受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老李听了更是心疼不已,说道:“虎子别怕,虎子才不会死呢,虎子只是生病了而已,一会儿就好了啊,喝了药就好了,听话。”

           原来是叫虎子啊。谢怜默默在心中想到。只见老李拿着汤匙在碗里搅拌了两下,然后放在嘴边吹了吹,把药一勺一勺的喂给了虎子,一滴都没落下。一碗药见了底,虎子也渐渐好转,呼吸也不像之前那么急促,慢慢平缓了下来,额头也不再那么烫了,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压在老李心上的大石这才移开。

            松了口气的老李,又看向谢怜,然后又想起了自己什么也没有,唯一能给谢怜的就只有两个又冷又硬的馒头了,这让老李羞愧不已,人家刚刚救了自己唯一的孙儿,而他却只能给人家去区区两个馒头,这怎么好意思呢。谢怜仿佛看出了老李的心思,同时也注意到了那俩个馒头。会心一笑:“老人家,那俩个馒头是给我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我家里的粮食快要吃完了,如果有了这俩个大馒头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听了谢怜这一席话,老李的心里才好一些,拿出怀里的馒头,对谢怜说道:“我家里只剩下这些了,实在不好意思,之后道长要是有何困难尽管和我说,只要是我能帮的上的,我一定帮!你也别叫我老人家了,叫我老李就好!”“李伯伯客气了。”谢怜觉得要是直接叫老李还是不怎么礼貌。“天色已晚,李伯伯要不然就在我这住上一晚吧,不然现在赶回去,太冷了,虎子再度受凉了可不好。”“这怎么行,要是我们今晚住这了,那你睡哪啊?”“我没事的,我直接在椅子上应付一晚便是。”  老李听了愈发愧疚,但是又不忍年幼孙儿再度受冷,只好勉强答应。

            一夜过后,虎子的病情慢慢好转,张开眼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些慌张,但扭头一看,自己的爷爷正守在床边,才放心下来,然后轻声叫醒了趴在床边睡着的老李:“爷爷,爷爷,你快醒醒,这是哪啊?”老李被吵醒,看见虎子的醒来,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瞅着他,瞬间欣喜若狂:“虎子,你可算是醒了!你可是不知道昨天你突然病了,可把我给吓坏了,还好谢道长妙手回春,把你给救了,这儿就是谢道长的道观,还不谢谢人家!”谢怜早已醒来此刻正在一旁看着,听老李这么说,只是笑笑,说道:“李伯伯谬赞了。”虎子扭头一看,瞬间呆住,他从小在这小山村长大,还从来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儿,而且说话声音也好听……“谢谢道长哥哥,道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虎子竟无意识的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老李听了臊的慌,用手拍了虎子的后脑勺:“你这臭小子,说什么胡话,快给谢道长道歉!”虎子挨了这一下,直呼疼,谢怜看着觉得好笑:“不妨事的,小孩子嘛,都这样。”虎子听了高兴极了:“爷爷你看,道长哥哥自己都说没事了,你就别怪我了,而且道长哥哥确实长得很好看……哎呦!疼!”“你这臭小子,再敢胡说我就打死你,谢道长,这可真是对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你多担待。”老李一边教训着虎子一边一脸不好意思的对谢怜说道。

            经过这件事以后,老李为了报答谢怜,使出浑身解数向村里人宣传谢怜的医术怎么怎么高超,小虎子更是了,几乎每家每户都能听见他在夸谢怜的声音,就这样,他们一老一小从村头喊到了村尾,原本老李这人就十分老实从来不说谎,虎子也是机灵可爱惹人喜欢,所以村里人也十分相信他们,再加上谢怜看病也不用收钱只收一些吃的穿的,因此人们听了这个消息以后,家里有些小病小痛的便纷纷赶到菩提观拜访,这可让谢怜的生意一下子好了许多,不说是门庭若市,也比之前好了不少,至少不是门可罗雀了。

           谢怜的药材来源主要是后山,之前没什么人来看病,所以他只要七天去一次就行了,现在生意变好了,自然就改成了三天去一次。这后山远比村里的环境好上不少,好的药材比比皆是,只不过村里的人多半是一些老弱妇孺,多半是没力气去爬山的,再加上那些赤脚大夫医术不精,根本看不出野草和药材的区别,通常都是乱采一通,暴殄天物。这可就便宜的谢怜了,有时谢怜生意实在不景气,他还会制作一些小陷阱来捕捉一些野兔野鸡来解燃眉之急。

             这天,谢怜像往常一样,去往后山采药,顺便去看看自己的小陷阱捕到什么猎物了没有,他凭着记忆往他布置的陷阱走去,这时他突然听见了草丛晃动的声音,谢怜心中一喜,以为终于可以开开荤了,毕竟他已经好久没吃肉了,他扒开挡在陷阱前的野草,低头一看:居然是只狐狸!还是只红毛狐狸!谢怜没想这后山的风水这么好,居然还能养出这么漂亮的狐狸,对的,这狐狸是真的漂亮,红色的皮毛如秋天的枫叶一般鲜艳夺目,而且十分的柔顺,又犹如那绯色的绸缎,尾巴尖又带着一点白,一双乌溜溜,水汪汪又人畜无害的眸子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谢怜。谢怜被它看的心都酥了,忍不住伸出手往他身上摸了摸,那狐狸居然不夺也不闪,十分温顺的让他摸,而且还十分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用头蹭了蹭谢怜的掌心,谢怜见了觉得惊奇不已:这狐狸居然不怕生人,怕是生出了灵性,知道我没伤害他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就不能伤害于它了,毕竟身为人修炼尚且十分困难,更不用说动物了,再说我也舍不得伤害这么惹人怜爱的狐狸。

          就在谢怜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那只狐狸突然用嘴扯了扯谢怜的衣袖,谢怜瞬间从思绪中脱离出来,看向那只狐狸,那只狐狸扭头看向自己的大腿处,呜咽了几声,像是在诉苦与撒娇,谢怜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心中立马生出了心疼与愧疚。原来那狐狸不慎踩中了他放的捕兽夹,鲜血几乎与它红色的毛发融合在一起让人难以发现,所以之前谢怜才没注意到。谢怜用带着歉疚的语气说道:“真是对不起啊,这捕兽夹是我放的,没想到会伤到你,真抱歉。”说完也不管狐狸听懂了没有就动手把夹在狐狸小腿的捕兽夹给一点点的扒开,动作十分轻柔小心,生怕再给狐狸造成二次伤害。

             没过多久,捕兽夹便被谢怜拆开了,狐狸,慢慢把脚伸回来,伤口处还在渗出血来,不过比起刚才已经是好多了,狐狸高兴地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谢怜的侧脸,眼中带着感激。谢怜被带有倒刺的舌头舔的有些痒,心中对狐狸的愧疚更深了:明明就是因为我它才受伤的,我救它是应该的,它现在却如此感激我,把我当做救命恩人……不管怎么说,他是因为我才有此一劫,我应该对它负责到底才是啊!于是谢怜对狐狸说道:“小狐狸,你可否愿意与我一同回去?我可以为你治伤,如果愿意的话就点点头吧。”谢怜略带紧张的望着狐狸,生怕错过他一个举动。

          狐狸听完谢怜说的话更是高兴了!先是飞快的舔了谢怜好几下,然后点头如捣蒜,更是哇呜的叫了几声,谢怜看它如此高兴,仿佛也被它传染了一般,也笑了起来:“愿意便好,那就跟我回去吧,来,到我的背篓里,我背你回去。”说着谢怜转过身,半蹲下来。那狐狸丝毫没有犹豫,像一支红色的利箭,“唰——”的一下就窜到了谢怜的背篓里。

           谢怜感到身后一重,便知狐狸已经上来了,于是缓缓起身,蹲久了,谢怜感觉腿部有点麻,甩了甩腿说道:“坐好了吗?要走了哦。”狐狸嗷呜一声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谢怜在下山之前也没忘了之前上山来的目的,采了几株草药往背篓里扔去,随后又去看了看别的陷阱,发现运气不错,逮到了俩只野鸡与一只兔子,谢怜把野鸡和兔子往背篓里放的的时候还朝狐狸嘱咐道:“你可别偷吃啊!”狐狸哼唧了几声,表示知道了。

               回到了菩提观,谢怜把背篓轻轻放下,往里一看,那只狐狸居然睡着了,只见那漂亮的红毛狐狸蜷缩成一团,睡的十分安详,谢怜见状也没吵醒它,只是小心翼翼的把它从背篓里抱出来,然后用清水清洗了它腿上的伤口,又在伤口处抹上了他自制的药膏,然后再用绷带包扎好,这一系列动作完成以后狐狸居然一直没醒,睡的可香了呢,一点也没受影响。谢怜心疼的摸了摸它的脑袋,觉得它一定是被累坏了,毕竟三天都没睡好了,而且腿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想着谢怜心中愈发愧疚,下定决心一定要对这狐狸好一点,来弥补自己对他所造成的伤害。

          谢怜把狐狸轻轻抱起放到床上,摸了摸它的身子,在保证自己不会压到狐狸的情况下躺在它的身旁。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