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依然不知道要取啥标题

“哈!高高在上的仙督金光瑶伏诛了!”“那还不是,真想不到那金光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居然是那般的人面兽心,居然用那种下作的手段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有什么想不到的,金光瑶那厮本身就是娼妓之子,做出这类丧心病狂的事,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
        “那倒也是,只不过可怜了他那侄儿金凌,年纪轻轻便没了双亲,现在连他那小叔叔也死了,唯一的亲人也就剩他的舅舅江澄了。”   “嗨,那黄口小儿有什么好同情的,不过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罢了,就他那年纪还当宗主呢!我看啊,他还是早点让贤才是啊哈哈哈哈哈!”“你小声点吧,人家在那听着呢……”
         金凌跪在金家祠堂,回想起他在夜猎时听到的那些刺耳无比的话语和那些轻视,鄙夷,幸灾乐祸的的眼神,这些无一不让他如鲠在喉,可是他却不能也不知怎么反驳,因为现在金家现在的情况已不复当年,根本经不起任何折腾了,最主要的是,他们说的每一句本就是实话。他手握着金子轩留给他唯一的遗物,同时也是他的佩剑——岁华,用手指轻轻的在岁华的剑鞘上摩挲。脑子里一团乱,一会想到金光瑶生前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对他的开导,一会想到众人在观音庙前,金光瑶所做之事皆被揭穿真相大白时他六亲不认挟持自己的时候。
         金凌此时感觉自己的脑袋要裂开了,分不清到底到底是那个悉心教导自己还是那个机关算尽的金光瑶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阿爹,阿娘,小叔叔真的如他们所说是那样的人吗?可是他明明对我是那么的好,我到底该不该恨他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你们告诉我啊!”金凌握住岁华的手猛然一紧,在眼眶里绷着的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掉。
        这时,不知从哪刮来的一阵风,仿佛是有人在叹息,又像是有人在低声安慰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金凌因为啜泣而颤抖的身躯才缓缓平静下来,他抬起手臂,把脸上的泪狠狠抹去,突然抬起头,眼神犹如他眉间的朱砂一般耀眼夺目。“娼妓之子又如何?你们又何尝不是被我小叔叔踩在脚底下,跟狗一样阿谀奉承,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小叔叔在的时候你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等我小叔叔死了以后也只会像那长舌妇一般嚼舌根!有娘生没娘养又如何?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们等着吧!我定要你们瞪大狗眼看清楚我这个有娘生没娘的是怎么样让金家重回往日巅峰,重新成为百家之首!”最后一句金凌既像对那些人说的,也像是对自己说的。
         金凌突然对着金子轩江厌离夫妇的牌位磕了三个响头:“阿爹,阿娘。你们放心,只要我金凌有一日活着,这金家就一日不会倒,迟早有一天,我要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刮目相看!”
         金凌说完便猛然站起,那挺拔的身躯犹如他胸前的金星雪浪般孤傲,宁折不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