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梦中魇

  
         宋岚已经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久了,自从被薛洋做成一具凶尸以后便一直浑浑噩噩的,后来薛洋死了,宋岚自己也恢复了自由,背着霜华和拂雪执行着他的诺言:负霜华   行世路    一同星尘   除魔歼邪。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宋岚突然感到了疲倦,疲倦么,这种情绪已经多久没感受到了,宋岚自己也不知道了,因为凶尸是不会疲倦的,但是宋岚还是耐不住困意,渐渐的闭上了双目。
        不知过了多久,宋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突然听见了让他相思入骨的声音“子琛,你醒了?”宋岚的身子猛然一僵,几乎是不敢相信,他缓缓地转过了头看向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面孔“星尘?是你吗?你……”“子琛你怎么了?之前夜猎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
宋岚这才发现晓星尘的眼睛还好好的安在眼眶里,没有赔给他,宋岚几乎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紧紧闭住双眼,然后再次睁开,晓星尘还在那一脸担忧的望着他,几乎是一刹那,宋岚张开了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晓星尘,用颤抖的声音说到:“这,这是真的吗?星尘你还活着?”晓星尘“噗嗤”一笑,“我当然还活着了!子琛,你到底怎么了?”
        宋岚这才缓过来:“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罢了。”真的是梦吗?那明明真实的恐怖。宋岚不敢去细想。“子琛,我继续走吧!”“嗯”
       
         后来宋岚和晓星尘一起去惩恶扬善,斩妖除魔,一起去看人生百态世间繁华偶尔还回到白雪观看看。
           白雪观没有被屠,自己的眼睛没有被薛洋弄瞎,星尘的双目也没有赔给自己,他们依旧是知己,依旧是受世人敬仰的双道长。依旧是那清风明月,傲雪凌霜,这是多么的美好,美好的让宋岚不敢相信,怕这美好的场景突然消失不见,一切回到原点。
         晓星尘停下了步伐,宋岚一愣,转身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星尘,你怎么……”却发现晓星尘的双目不知何时绕上了白绫,上面还沁这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星尘你怎么了?星尘!”宋岚的脸都扭曲,脑内一片空白。晓星尘微微一笑,用手轻抚着宋岚的脸颊,轻声对他说到:“子琛,梦,该醒了。”只见晓星尘的身子渐渐的变得透明,宋岚想要前进抓着他,可是脚却连一步都迈不出去,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明明昨天还还好好的,原来,这才是梦吗?
         宋岚悠悠转醒,果然又是如此,不知为何,宋岚每到一段时间总会陷入这个梦中,进入梦中后就会忘记这件事,直到醒了才会记起。
          宋岚拿出放在衣里没有一丝碎魂的锁灵囊,静静的端详着,之前收入锁灵囊的晓星尘的碎魂早就散了,现在留着也只不过是留个念想罢了,过了一会,宋岚又将锁灵囊收了起来,背起霜华与拂雪,上路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