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澄与我同在

老祖羡x少年羡(一个无聊的脑洞)

一片雾茫茫的,看不清四周任何的景物,这就是魏无羡醒来的时候的看到的样子。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么个地方醒来,脑内一片茫然。这时他突然看见了一抹玄色,仔细一看,原来是位身着玄衣,腰上别着一根纯黑色的长笛,上边挂着红色的流苏。背影看上去竟有些眼熟,但是魏无羡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
        这时,只见那名男子缓缓转过了身,魏无羡定睛一看,却发现看不清那男子的脸但是却不觉得奇怪,而且对那男子的熟悉感又上升了些。而且觉得他身上竟有几丝鬼气与血腥味,但是魏无羡却并没感到反感与敌意,反而有些亲和感,仿佛二人早已相识多年。
       只见夷陵老祖缓缓向魏无羡缓缓走来,对他说到:“你便是魏婴?”明明是以问话的形式说出,但是语气却是极为肯定。“是啊,你是谁?认识我?”魏无羡略带疑问的说道。“你不必在意我是谁,反正我不会害你就对了。来,坐吧!咱们慢慢聊。”说着夷陵老祖便伸手指向一旁不知何时多出来的桌子和椅子。上面还摆在一壶酒外加两个酒杯,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魏无羡丝毫没有察觉。
         两人一坐下便开始谈论了起来,“既然你不方便告诉我名字,那我该称呼你什么呢?总不能喂喂喂的叫你吧?那多没礼貌。”夷陵老祖仿佛早已预料到魏无羡会这么说,只是笑了笑“如果你不在意的话,便叫我声前辈如何?”魏无羡看了看对面那人,年纪虽然不比自己大多少,但是修为却完全比自己高上许多,况且自己对他还颇有些说不上来亲近与熟悉之感,便爽快的答应了“那前辈你可知这是何处?你我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此乃你的梦境,至于我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梦里,这也行就是缘分吧!来 我们边喝边聊。”夷陵老祖一边说一边给魏无羡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缘分?这说法到是相当有趣。既然前辈与我如此有缘那我们可得好好谈谈!”
          就这样,他们二人从修行谈到魏无羡从小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从大千世界谈到寻常百姓家。期间魏无羡发现夷陵老祖与他气性相投,而且谈吐举止皆为不凡,两人简直相见恨晚。
        渐渐的,酒壶里的酒也见了底,但是魏无羡却一点也不过瘾,吧唧着嘴说道:“我还没喝够呢,怎么就这么没了,真扫兴!”夷陵老祖见了不由觉得好笑:“哈哈哈哈哈哈这有什么好扫兴的,你看,我这啊!还有更好的酒呢!你瞧!”说着便不知从哪摸出了两大坛的酒。
        “嘿!还有酒你不早拿出来!前辈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魏无羡一边说一边迫不及待的抢过一坛酒,扒开酒封,直接就往嘴里灌,酒一入口,醇厚绵长,并且十分的烈!魏无羡一喝就知这是只有姑苏彩衣镇才有的卖的天子笑!“前辈!你真是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最喜欢喝的酒是这天子笑了!”“啧啧啧,这脸变的可真够快的啊!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说我不够意思的?”“是谁?是那个这么没眼力见?我家前辈明明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够意思呢!”魏无羡一边美滋滋的喝着天子笑一边恬不知耻的说道。
       夷陵老祖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拎起另一坛天子笑喝了起来。魏无羡在刚刚与夷陵老祖交谈的时候就发现夷陵老祖非常了解他,在听他讲他小时候做出的偷鸡摸狗的时候仿佛早已才出他下一步会如何做,十分了解他。莫非……这前辈其实是位修仙界的大能,特地来指点他的?魏无羡眼前一亮,越想越有可能,用充满期待与央求的语气对夷陵老祖说道:“前辈!你能不能教教我一些你修炼的方法啊?我看你年纪也不比我大上多少,但是修为却深高莫测,修行的法子定然与常人不同!”夷陵老祖听他如此说法,不由莞尔,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说道:“修炼这总事情还是得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来,不要总想着急于求成,而且我这套修行的路子并不适合你,至少不适合现在的你。”魏无羡听了不由有些失望,但是却不减他对夷陵老祖的热情,没过多久便有聊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停下交谈。“好了,时间不多了,今日你我二人交谈甚欢,但是今后我们也许不会再见了,最后我要嘱咐你:珍惜眼前人。”说罢夷陵老祖便转身离去,魏无羡还想要追着上去:“诶!前辈别走啊!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呢!”但是却怎么也追不上。
       再后来魏无羡就被江澄给推醒了“魏无羡!你怎么还不起来?都日上三竿了!嘴里还喊着什么前辈前辈的,睡糊涂了吧你!”魏无羡睡着正香呢,冷不防被江澄推醒,什么睡意也没了,看着江澄一脸嫌弃的表情,魏无羡嘿嘿一笑:“师妹啊!你可是不知道,昨晚啊,我梦见一前辈,我跟他特投缘!什么都聊的来!”“魏无羡!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是男的!你再叫我师妹我就杀了你!!!还有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什么前辈,说清楚!”魏无羡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他梦里的内容说了出来。
       听完了魏无羡做的梦,江澄嗤之以鼻:“嗤,还前辈呢!我看啊!你就是天天看那些摊子上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了吧!我看你啊,就只会异想天开,不好好修炼,只会做白日梦!快快快,起来起来,要不然我阿娘又要训我了!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魏无羡见江澄一脸不屑,也毫不在意,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迅速穿好衣服,出了门。
         这件事没过多久便被魏无羡抛在了脑后,毕竟魏无羡本就性格跳脱,一个梦无论再怎么奇怪,他也不会纠结太久。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魏无羡被打下夷陵乱葬岗,成为了夷陵老祖之后,某天翻阅古籍,发现古籍上写有一种法宝,说是有穿梭时空之能,可以回到过去 ,但是不能对过去造成实际的改变,而且使用者只能以梦境的形式在他选定的人的梦里出现。魏无羡对此感到十分的新奇,想着能不能研发出来玩玩。
        结果还真的被他给弄出来了,正当他想要找谁来试试的时候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既然是这样,那就他了!”一旁的温宁不明所以:“公子?”“没事没事 只是想到了一些陈年往事罢了!你下去吧,我要试试我新做出的法宝了!”
      

评论

热度(10)